资阳市人民政府
跨时空追凶(报告文学)
2022/11/7 8:34:58   来源:中国警察网  浏览:2681  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

 在刑警眼中,老案子跟人一样,是可以成长的。

“比中了!比中了!”

3月10日夜,分局刑侦支队刑科所所长田露突然收到技术人员张煜的电话,隔着话筒,他已经感觉到一种特别的兴奋,他的情绪也被点燃了。压抑着内心的激动,田露再次确认:“是比中积案了吗?”

“对!‘2001·5·18’故意杀人案!”

泛黄的案卷

有时,守候一起案件的突破契机,需要21年。在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刑侦支队,对命案积案贯行着一项机制:按时间顺序编号,每隔一段时间,拿出案卷梳理一遍。因为,案件虽成过去时,但与案件有关的人、事、物还在发展。

在这套泛黄的案卷上,一个生命和许多人的努力、希望与失望,被定格成这样的文字:

2001年5月18日下午,独自居住在周家渡地区××号××室的赵××(女,69岁)在家中被害。经现场勘查和法医鉴定,被害人系被人扼颈后用现场菜刀割颈致失血性休克死亡。

现场提取到的物证中,除了凶器菜刀之外,证明力最强的是1枚掌纹和6枚指纹。然而,当年,所有痕迹均未比中,民警在侦查走访中也未发现可疑人员。老人的死,由此成了悬案。

这回,张煜利用最新图像技术,对该案现场发现的掌纹、指纹予以加工处理,获得了更为清晰的图像,而后录入最新的比对系统。当晚,便传来了好消息!

比中的对象,叫杨光(化名),38岁,本市人,无业。2021年11月,他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。

令人振奋的消息,很快呈报到时任刑侦支队支队长陈刚的手中。陈刚沉吟了许久,忽然站起身,大声说道:“快,找‘铁头’!”

尘封的记忆开启

对于这起积压21年的命案,陈刚的印象太深了。像他这样的老刑侦,每一起未破的重案,都会像斧凿般刻进心里,时间久了,仿佛结了痂。21年前,陈刚任刑侦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,这案子,是他亲身参与的。

在陈刚的沉吟里,有揭开这块痂的陈年痛楚,也有再次接近谜底的兴奋。然而,片刻间,他便将所有复杂的情绪一股脑压下去,恢复了冷峻和理性。他深知,此刻,最重要的任务,是找出掌纹与案件本质的直接关联。

陈刚口中的“铁头”,是支队综合科科长胡铁俊。21年前,年轻的胡铁俊是刑事技术勘查员,也是此案的现场勘查人员之一。陈刚相信,与物证同样可靠的,还有记忆。

很快,来自刑侦支队重案队、刑科所的骨干,以及能找到的当年参与办案的人员,将一间会议室坐满了。

胡铁俊一边听着介绍分析,一边翻看着手边的工作笔记。这本笔记,是他接到通知后,从数十本笔记中找出的。从工作的第一天起,他就养成了保留工作记录的习惯。泛黄的纸张上,清晰地保存着他当年的现场勘查记录——字迹用力很深,印到了另一张纸上。逝去的岁月,一下子就在眼前了……

轮到胡铁俊发言时,他的声音微微发颤:“我可以确认,杨光就是我们要找的凶手!”他把自己当年的分析念给了所有人听。一段尘封的记录,引发了许多老侦查员的共鸣,大家回忆起许多细节。渐渐地,一幅嫌疑人的生动画像浮现在众人的脑海里:小混混,有前科,惯于小偷小摸,可能是被害人的熟人。

反观杨光其人。21年前,他17岁,辍学,案件发生前后,有被强制戒毒和盗窃的记录。

“八九不离十了!”陈刚果断拍板。

会后,破案专班迅速组建,陈刚总负责。

这位从警40年的老刑警,把手上未破的案件叫做“欠债”。如今,这份21年的债,他定要亲手奉还。

“施工队”今天来得早

由案到人,需突破证据关、动机关;而嫌疑人由“概念”到“现实”,则要靠极尽翔实的刻画。

随着侦查的推进,杨光的生活轨迹逐渐揭开。原来,当年他的家(现已拆迁)距离被害人家仅800米。据和他一起的朋友说,在被害人打工的小卖铺周围,台球室、KTV、舞厅等一应俱全,是他们当初经常混迹的地方。那阵子,杨光沉溺于毒品,手头常不宽裕,为了弄钱他打过人、偷过东西。

为确保“一击即中”,破案专班综合运用多种侦查手段,对嫌疑人开展全面分析研判。期间,新冠疫情突发,延缓了侦查步伐,但谁也没想过放弃,而是在现有条件下稳步推进,耐心等候着成熟时机。已然等了21年,就像跑全程马拉松只剩下最后一段,大家看得见终点,也充满斗志。

收网的时机步步成熟。

抓捕行动,定在清晨。

天刚蒙蒙亮,浦东新区大道站路某居民小区来了一支施工队。起早遛弯、锻炼的居民并不以为意,因为近期小区正在安装电瓶车充电桩,施工队来来往往,他们已然司空见惯,甚至有人为此找了充足理由:“天太热了,日间里不好干活,施工队来得越来越早。”

这支勤劳的施工队,正是专班派遣的抓捕组,由刑侦支队重案队副大队长姚仲昆带队。小组里,汇集了分局的刑侦精英,都是有着多年侦办重案经历的老侦查员。他们对于破案有着特殊的情愫,彼此间也有着特别的默契。行动开始前多日,他们就将案卷烂熟于胸,行动当天清晨5点多,便集结在现场,化装守伏。

对应着两个出入口,大家分为两组彼此策应。杨光果然准时,6点半刚过,身影便出现在楼下。姚仲昆发出一个微妙的指令,老侦查员们会意,顷刻间一拥而上将抓捕对象拿下。

终极对决

凯旋的路上,抓捕组争分夺秒地进行了初审。

侦查员管抓捕之后的初审叫做“搭脉”,因为不只有“问”,还有察言观色。表面上,杨光的神态反应很平静,但一“搭脉”,侦查员们的心都定了。他们彼此交换了眼神,笑而不语,那眼神里分明写着:就是这个人!

交锋的时刻,到来了。

专班安排了两组审讯专家,准备随时轮换出马。打头阵的,是“黄金组合”:审讯专家杜鸿翔和老侦查员顾新华,二人都是“进攻型”高手,组合在一起无异于强强联手,他们攻势迅猛,多年来突破过无数疑难案件。

还有一段小插曲。“黄金组合”差点未能上阵,主要是因为老顾。抓捕行动前一天,老顾的眼睛突然无法聚焦,实在拖不下去,只好进医院。谁知,他只让医生判断是否脑梗,结果一出来,老顾就乐了:“不是脑梗,那没事儿!”审讯前,他快马加鞭从医院赶了回来。其实,他的一只眼睛已经看不清,为了聚焦方便,他戴了一只眼罩。同事们心疼他,可也知道劝不回去,于是送了他一个雅号——“杰克船长”。

杨光这人,是真的“粘”(难缠)!民警跟他说话,任你讲多少,他都点头,但轮到他讲话,他便不吭声。越到关键处,越一问三不知,“我不认识什么老太!”“我没去过。”“我没杀过人。”……不得不说,这是个抗审高手,若任由他这样下去,可有的耗了。

但他遇上的是“黄金组合”。这对民警审讯节奏把握得炉火纯青,有松有紧、忽紧忽松,一会儿气势如虹,一会儿润物无声。他们的节奏,是能牵着对方鼻子走的,往往对手还未察觉,已经绕进了他们的心理迷宫。

经过了几轮“小火慢炖”“大火收汁”,杨光的额角冒汗了。见时机成熟,“黄金组合”抛出了撒手锏。杨光闻言,身体一下子定住了,许久之后才缓缓说道:“我能不能抽一支自己的烟?”

说起被害人赵阿婆,杨光的眼圈红了:“她是好人,我一直叫她奶奶。”杨光辍学后,常去老人打工的小卖铺附近混,老人可怜他,一直有所照顾,有时还会塞给他一二十块钱。发案那天,他帮老人搬货,肚子饿了,便问:“奶奶,能不能去你家吃东西?”老人便带他回了家。到家后,老人在厨房给他烧蛋炒饭,他却在卧室里翻起东西。老人恰好撞见,他耍赖说:“算我借的。”老人不同意,他要走,老人不让。那时候,他刚在老人家的厕所间注射过海洛因,有点儿“上头”,控制不住自己……

供述到最后,杨光轻叹道:“事情谈清楚,我也感觉释怀了。”

同样释怀的,还有在场的所有人,尤其是陈刚等一众经手过此案的老刑警。

对于刑警而言,分量最重的,是“交代”二字。为了对被害人及其家属有所交代,他们已经苦苦守候了21年。在如此漫长的岁月里,他们心中总有个角落是空的,在这一刻,总算填满了。

(作者单位: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)


四川省资阳市公安局 主办:资阳市公安局 电话:028-26559507
技术支持:中国电信资阳分公司 [ 网站管理员登录 ] 
网站标识码:5120000042 蜀ICP备19004076号-2 已访问122745902